从“野性”呼唤到“文明”诗歌,彰显语言魔力 ——CATTI的翻译之路

2014/12/1 16:08:25来源:中国外文局翻译专业资格考评中心

  以这样的题目作为自己的心得,意思有二,一是自己的英语语言水平由原来的“野性”到后来逐渐的文雅“诗歌”起来,二是自己学习路程想要记录下。因为自己接触英语比较晚(初中才开始,那时候条件差,对每个英文单词都那么的好奇和懵懂),其次自己确实比一般人要笨的多,别人背一篇英文文章,需要一个小时,我得需要付出比别人两倍的时间甚至更多,所以有时候我会自我嘲讽道:“从语言进化论角度讲,我这还是野性未驯化呢,人家都已经成语言精了。”但是我有一点优点是其他人所无法媲美的,就是学任何东西比较能坚持,踏实,从来不搞虚的,以及偷懒走小道儿。或许就是古人所说的“勤能补拙”吧。

  对语言的敏感性或许是天生就是这样,记得那时大姐从学校带来几本文学书,记得好像是钱钟书的《围城》、巴金的《家春秋》、老舍的《茶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等,我竟喜欢的不得了。对文学的语言着魔从这时候开始形成。初中,开始接触英文,来到县城,发现别的同学基础都比我好,他们从小学开始英语,我压根儿就没接触过,对于音标发音,拼写等更是糊涂的摸不着头脑。后来慢慢进入门道,真正接触到翻译考试,从大二下半年开始。

  那时候已经在准备专业四八级,除了准备翻译部分的考试,深深上英语文学的语言魔力。记得当时在选修英美文学课,深深迷上了Jack London的作品,除了作品中透漏出的自然主义的崇拜,语言的彰显性和大自然狂野的着魔使得我当时产生了想去美国看看的想法。我清楚的记得在他代表作中 The Call of the Wilde (野性的呼唤)有这么几行:

  For two days and nights, he neither ate nor drank and during those two days and nights torment, he accumulated a fund of wrath that boded ill for whoever first fell foul of him. His eyes turned bloodshot, and he was metamorphosed into a raging fiend. So changed was he that the Judge himself would not have recognized him; and the express messengers breathed with relief when they bundled him off the train at Seattle. 虽寥寥几行,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这段描一个叫Buck的狗,被收买丢在笼子里所表现出的野性和反叛的一面,”wrath that bodied ill” “bloodshot”, ”raging fiend”,仿佛眼前出现一幅活生生的画面,欲望、残忍、恶劣的环境下一双充血的眼睛在黑夜中熠熠发光,野性的一面被活生生的展现出来。

  初读原作实属费力,但是对英文文学作品的热爱尤其是语言的魔力实属阻挡不了对其喜爱。这部作品里当然还有很多非常出色的语言例如:

  1. Why they keeping him pent up in this narrow crate?

  2. by the vague sense of impending calamity

  3. joyful bark that trembled in Buck's throat was twisted into a savage growl

  4. a mad read glitter in his mouth foaming, bloodshot eyes

  5. Raising pets, which has been enjoying increasing popularity among modern people, has aroused some problems in cities at present.

  6. The kidnapper undid the bloody wrappings and looked at his lacerated hand.

  都是自己看后总结的,当然还有很多,这里不一一列举。此外,他的另外一部代表作《白牙》也非常棒。杰克伦敦是典型的美国自然主义代表,语言透露着一种欲望、野蛮、伤病、野兽的挣扎,而对于书内容的描述,使我当时几乎着迷,欲罢不能。

  当我读研时候,我发现这些仅仅只是自己初学语言的一个基础的小平台而已。读研的专业是英语语言文学,原因就不用说了,CATTI考试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准备的。当时一同门师兄当时恰好准备考这个,后来我从网上了解了下此翻译考试,感觉每年通关率不是很高,非常有挑战性,而我又是个骨子里不服输的人,感觉有必要去考下,当时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准备考试,以为凭着自己的所谓的“积累”,应该是不成问题。考前我只是做了几道真题和模拟题。翻译的部分基本上没怎么去练习,心想凭着自己的语言功底应该是不成问题。但事实上证明我的猜测是十足的愚不可昧。2012年我报了下半年的二级笔译考试,不过可能对自己太过于自信,基本上没怎么准备,就硬着头皮上阵,结果试卷到手马上就懵了,综合能力整体还凑活,笔译实务顿时显得无所适从,记得当时第一篇文章是一篇很长的科技文,发表在自然科学上的一篇深海资源的文章,除了不知所云的专业名词外,文章的科学性之强当时让我头脑一阵发热,接着眩晕,接着不知道怎么度过那几个小时的考试。后面的汉译英部分,针对我国国情的翻译名词基本上是无招架之力,字典在那摆着,抬头瞅一眼别的的同学,感觉此次考试最终以失败告终。成绩出来基本上如自己所料,很惨。

  但是我的不服输的尽头有开始作梗了,找师兄交流了下,他从2010年开始准备,考了两次均为失败,第三次才通过二笔的考试。他给我了些建议:

  1. 翻译知识面要宽。尽可能涉及到各个领域,当时他推荐我翻译类似Economist上面的文章,因为一是原汁原味的英文文章,二是题材涉及面非常广,政治、文学、经济、体育等,记得当时给自己的要求是每天一篇,但是后来发现连查单词的功夫算上翻译一篇文章甚是颇费一番功夫,一天一篇的计划宣告破产,但是我尽量做到每天看,翻,学,记和背。记了很多笔记,打印出来的翻译稿渐渐的多了起来,现在回头看了自己最初的翻译,发现由原来的青涩逐渐的变成熟。自己发的帖子别人跟帖的人数越来越多,自己的不足和错误也在不断的纠正。

  2. 实务方面,下载了很多国家领导人发表讲话的重要讲话材料,包括温家宝总理重要讲话的原英文稿件。除此之外,还找到有关外交部以及国外领导人在中国演说的N多英文稿件,针对翻译的内容和原英文稿件进行一一对照,遇到不熟悉的或者容易翻译错误的把他记下来,做成小纸片,贴在书桌对面,一个月下来我发现墙面竟然贴满了,汗!终于明白自己的这点毛皮小知识还有什么嘚瑟的资本。我发现越学越觉得自己的知识浅薄。除此之外,对于汉译英散文篇,之前在图书馆借了几本,许渊冲老师翻译的散文文章,以杨宪益老师的著作非常棒。China Daily虽然都是比较Chinglish些的中文英文,但是时事贴的比较近,贴别是有关和最近出现的新鲜事物和名词的解释,还比较好些。BBC就中国的文章最好也要熟悉下,毕竟人家是native 国家。

  3. 掐时间,按照考试的标准来进行要求。考试时间是上午综合两个小时,下午的重磅考试实务是三个小时,两篇汉英两篇英汉,所以每篇文章大概需要四十分钟左右,但是考场上时间会往往紧张些,在每天图书馆泡馆的时间翻译一篇往往掐着时间点,丝毫不敢懈怠,这里不做赘述。

  这中间准备的过程,究竟做过多少笔记,写过多少英文和汉语的记录,我觉得一切都是微不足道,尽管后来又考了两次才通过,重要的是学习过程中体会到了一种越来越大的乐趣,语言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CATTI考试给我了这种感觉,在翻译课上老师给了两篇中西方翻译本,一篇是苏轼《江城子的》诗歌翻译版本和弥尔顿的《致亡妻》做了对比,这里不再呈现,我想说的是语言的彰显性不仅是内容上,形式上也颇有意思。后来慢慢发现诗歌语言也特别有意思,尤其是针对一篇翻译多个版本的翻译,各有优缺。

  The Thames nocturne of blue and gold

  Changed to a Harmony in grey:

  A barge with ochre-colored hay

  Dropt from the wharf: and chill and cold

  Theyellow fog came creeping down

  The bridges, till the houses’ walls (Impression du Matin)

  这篇是奥斯卡王尔德一篇诗歌,虽然诗歌和准备CATTI关系说不上,语言的相通是不可否认,收到浓郁的印象派诗人的影响,这篇诗歌中尽显一切。

  在结尾,突然想起丁尼生的代表作 break break break,

  Break, break, break,

  冲激,冲激,冲激

  Onthy cold grey stones, O Sea!

  大海呀,冲激灰而冷的岩石

  And I would that my tongue could utter

  我但愿我的舌端能说出

  The thoughts that arise in me.

  我内心涌起的情思

  这首诗是一位80多岁的老教授在做讲座时给我们现场朗诵的,阅读之时竟发现他眼含泪光,一位耄耋教授因文化语言而显得如此激动时,可以想象作为我们新生代的青年又该如何继承这种对文化和语言的精神。语言的魔力竟会是如此魅力,CATTI考试是学习语言文化的一种途径和很好的方法,而对文化语言的学习应该是抱有一种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态度。回忆CATTI备考之余,脑海又要回到童年的影子中,那几本书现在还放在我书柜子里,只是封面已经破旧不堪,翻开还能感受看书的喜悦和欣喜,英文书也摆了满满一橱,很多翻译的笔记和文章也夹在其中,我相信任何语言考试都是暂时的,语言的学习是无止境的,正如人所说“Learning is a cradle-to-grave thing.”

扫描下载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