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陪同翻译过程中的点滴往事及其思考

2014/12/1 16:09:53来源:中国外文局翻译专业资格考评中心

  我的家乡山东省滨州市是一座中小型城市,工业不算发达,涉外经贸往来也不多,所以做口头翻译的机会也很稀罕。作为一名英语教师和兼职翻译,我的翻译经历以笔译为主。但自从上世纪末开始,我所在的滨城区第一小学通过互联网与美国伊利诺斯州多所学校开展了师生网上笔友交流活动,二零零零年六月份,由旅美博士刘萍率领的美国埃尔姆赫斯特学院(Elmhurst College)教授和学生,以及该州多所小学的学生家长代表组成的考察团一行十六人对我校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教育考察活动。作为中方联系人和翻译,我全程陪同并参与了这次活动。整体而言,活动非常成功,但期间发生的种种意想不到的“小事件” 却引发我深深的思考。时至今日,虽已过去整整十四个年头,但这些往事仍历历在目,令人难以忘怀。

  小费风波

  二零零零年的滨州远没有今天这样发达和富有,我们通过熟人租用了市政府仅有的两辆日产丰田面包车赴天津机场迎接远道而来的美国客人。司机是退伍军人王师傅和孙师傅。不知是故意,还是习惯使然,在归途中驶经一段狭窄的乡村公路时,司机不顾公路两旁行人和车辆众多,照样把车开得飞快,不仅客车颠簸得厉害,弄得客人们很不舒服,且极易发生交通事故。尽管侥幸没出事,却令客人们大惊失色。途中客车因超速遭遇交警拦截检查,司机小王竟一脸傲慢地告诉交警先看看车牌号再说,交警见车牌尾号是001和002,随即挥手放行。车队一声笛鸣,扬长而去,所有美国客人均感到莫名其妙。副领队约翰教授是一位年近六旬的和蔼老者,他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车队到达宾馆后,客人们受到隆重热烈的欢迎,年轻活泼的美国女大学生们纷纷站在宾馆大厅里谈笑风生,却唯独不见约翰教授。经询问得知,回来路上发生的事情仍让他惊魂未定,一下车他就进房间躺下了。我赶紧去看他,他第一句话就问我:你确定路旁那些行人和车辆真的没有事吗?我告诉他尽管放心,这些司机的驾驶技术都相当高超,他的脸上才露出些笑意。事后我想,也难怪老教授大惊小怪,显然他此生从未目睹过这样的情景。

  说曹操,曹操就到。一阵敲门声后,司机小王进来了,他向约翰教授伸出五个手指,嘴里嚷着“tip,”我一听脑子嗡地一下,心想这司机怎么回事?一路上没听他说过一句英文,想不到他竟然知道小费用英语怎么说。教授不置可否地望了望我,似乎没有听懂他的话。我知道在西方国家小费是消费者在对所接受的服务感到满意时,主动自愿地支付给服务提供者的报酬,哪里有自己找上门讨要的道理?我顾不得许多,赶紧将他拉到门外,跟他解释,他说以前拉外国客人可都是有小费的。我答应同学校沟通解决,他才作罢。显然这位司机虽然知道小费用英文怎么说,但对与小费有关的文化却一无所知。

  舞池误会

  几天的考察、交流和参观进行得相当顺利,客人们感到很满意。这天晚饭后,几名女大学生提出要看看滨州的夜生活。那时正好流行交谊舞热,一入夜,公园的露天舞场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我便带着她们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颐园。那时来滨州的外国人还不算多,她们的到来立刻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一名正在舞池翩翩起舞的彪形大汉看到玛丽后,扭过头生硬地问道:“Where are you from?”

  玛丽先是一惊,随后马上警觉地反问道:“Where am I from?”我一看知道情况不妙,显然双方之间产生了误会。我跟玛丽解释说:那个舞者我认识,他是一名政工干部,特别喜欢学英语,喜欢和外宾打交道。他并无恶意,只不过感到好奇罢了。可能他说话的语气、时机和方式使得你产生了误解。玛丽听后一笑释然。

  事后我分析原因:为什么一句普普通通的英语问话会让外宾不快,甚至会产生误解?盖因多数人在学习英语的时候,忽视了不同民族之间文化的差异。学过英语的人应该知道,西方人不喜欢随便过问对方的年龄、职业、收入,婚姻状况等个人隐私,认为那是在面对警察时才会被问到的问题。这与我们汉民族的文化恰好相反。如果那位舞者问的不是“Where are you from?”而是用“Hi,Hello,”或者“How do you do?”来打声招呼,估计上述不愉快则断然不会发生。

  狗肉之憾

  因文化差异而引发的不愉快的“小事件”也曾发生在餐桌上。滨州市教育局在其下设的招待所设晚宴专门招待来访的美国客人。当菜上齐后,客人们指着一道肉菜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经询问得知,原来那道菜是狗肉。我问他们为何不吃狗肉?他们说,狗是宠物,是人类的朋友。我听了,顿时为自己的孤陋寡闻和考虑不周而感到脸上一阵发烧。招待外宾目的是让他们感觉舒适,但这道菜却起了相反的作用。

  经验教训是,在外事接待过程中,应特别留意并尊重不同客人因文化差异而导致的饮食习惯的不同。由于我们事先并未按照外宾的饮食习惯对菜的种类进行严格的筛选,从而导致了餐桌上尴尬局面的发生,令人感到遗憾。

  泰山事件

  另外一件不愉快的“小事件”发生在泰山游览过程中。客人们正沿着泰山石阶向上攀登,饱览泰山妙不可言的美好景色。这时有几名民工正蹲在石阶旁边搞施工,当客人们经过时,他们扭头看着她们的腿,指指点点地评论道:“看看这些美国人,吃得真胖!”客人们虽然听不懂汉语,但能够觉察出他们的不友好。身材丰腴的女大学生海伦满脸愤怒地问我:“他们是不是在说我们长得很胖?”我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回答她,只好语无伦次地搪塞说:“他们是说,你们很有劲,爬山爬得快!”也不知我的解释能否消除她心头的不快。

  泰山系世界名山,一年四季,秀美的景色引得无数外国游客从世界各地蜂拥而至。然而,如果没有淳朴的民风和热情友好的当地群众做后盾,再美的景色恐怕也会大打折扣。

  厕所尴尬

  为期半个月的考察、交流活动顺利结束了,客人们在我校活动期间,深入教研组、课堂和学生家庭,同老师、学生和学生家长进行了深入接触和交流,对我校的教育教学,以及滨州的社会生活和风土人情有了比较全面的认识和了解,双方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全校师生以及当地政府和教育界有关领导与美国客人依依惜别后,外宾踏上了回国的旅程。在前往北京国际机场的途中,当客车行驶至河北省青云县城附近时,约翰教授突然发现,自己的护照竟然落在下榻的宾馆里了。我校随行的皮卡只好载着他原路返回,去拿护照,而其他客人则原地等候。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几位客人提出要上厕所。我环顾四周,见此处既无宾馆,也没有其它像样的公共建筑物,而骚扰居民也多有不便。正着急时,忽见不远处有一处场院,边侧有几间低矮的小房子,像是简易厕所。我兴奋地说:“那边有个厕所。”客人们听罢纷纷跑过去。我也跟了过去,但走到近前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厕所内外污水横流,粪便满地,客人们只好踩着几块砖头小心翼翼地进到里面。这显然是一处无人管理的郊外公厕。我顿感无地自容。尽管我知道这个公厕并不能代表整个国家的形象,但让远道而来的外国客人使用这样的公厕,无论如何都觉得脸上无光。我尴尬极了,大有“不自决无以谢国人”之感。我不知道美国是否也有类似的公厕,但我知道,对这些美国客人而言,这样的入厕经历是足以让人印象深刻的。

  黄河情谊

  在持续半个月的陪同翻译过程中,除了上述令人感到遗憾和尴尬的“小事件”外,显然还有许多事情让人倍感温暖和欣慰。滨州是黄河沿岸的一座美丽的小城,黄河就从城中心穿过。应客人们的要求,我带他们去参观这条含沙量世界第一的地上悬河。客人们来到黄河岸边,迫不及待地脱掉鞋子,挽起裤脚,踩着细柔的黄沙朝河边跑去。在戏水的过程中,年过半百的贝蒂女士由于体重大,行动迟缓,双脚陷入淤泥中不可自拔。她发出求救声。我见状顾不得脱鞋,赶紧抱过去,连拖带拉地将她从淤泥中解救出来,然后用清水小心地帮她洗净腿上的污泥。她感动得不得了。贝蒂女士回国后多次通过信件和电子邮件向我致谢,还给我寄来许多小礼物。我们至今仍保持着网上通信联系。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泰山顶上。由于天气炎热,体态较胖的女大学生海伦有些虚脱,坐在地上走不动了。她显然需要补充更多的水分。但此处距离最近的售水处也得两公里。我见状二话没说,拔腿就跑,当我大汗淋漓地跑回来,把矿泉水交到海伦手中时,在一旁照料她的贝蒂女士赞赏地看着我,认真地说:“She really owes you her life.(她该用一生来报答你。)”

  思考

  陪同翻译,作为直接游走在不同文化之间的使者,使命特别重大,其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事关外事工作的质量和成败。作为一名持有国家二级翻译资格证书的译者,我认识到,在外事活动安排和突发事件处理过程中,必须细心认真,慎之又慎。正所谓“外事无小节,事事关大局。”此次跨文化交流活动中发生的点点滴滴之所以给我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是因为那些不该发生的“小事件”给我的心灵带来了深深的震撼,让我感到遗憾和尴尬。尽管有些事情是不可预知的,有些超出自己的能力控制范围,但我想,如果我考虑再缜密一些,安排再周详一点,也许我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




扫描下载

扫描关注